Zack

主混欧美圈的杂食党,热爱bg gl bl的cp,最近在努力找百合cp吃,偶尔看一点日漫.求喜欢百合会画画写文的迷妹一起玩耍.在努力练习画画基础的画手一枚,偶尔画点自己喜欢的cp!

关于攻受问题的一些随写

GRIMES:

这几天,攻受问题因为人妻的实力撩粉而再一次成为众肖根粉的热议焦点,po猪看到微博上不少人都在忙着拉人站队,好不热闹。


 


本po是锤攻党,但是我并不完全站锤攻,因为我一直认为攻受不科学,毕竟人都有正常的生理需求,论理在一段关系中不该有所谓的攻受问题,最多只是各人在床/事上喜好的不同。


 


那为什么还会有攻受之争呢?我认为,这是因为哪怕是看待一段same sex relationship,我们(不论自身的取向如何)也会不自觉地沿用异性恋的视角(当然这是必然的,毕竟异性恋是主导,即便是同性伴侣抚养长大的孩子也不可能在性意识成长的第一步就主动选择从同性恋的角度看待“relationship”,何况这个过程也不可能是主动的)。


 


所谓异性恋视角的主要内涵就是如何看待两性关系,即在一段关系中,男性和女性分别扮演怎样的角色,两者的关系力量对比如何。鉴于人类社会目前仍然处于男性主导的父系社会,所以通常的两性关系也都是以男性为主导,即男性在其中扮演控制者的角色,女性扮演服从者的角色。


 


当然,随着社会的进步,这种非常过时的思维定式正在变化,但不可否认的是,非常多的人,无论男女,都自觉或不自觉地在一定程度上认同并接受着这样的关系力量对比和角色分配;这也是目前为人们普遍接受,甚至在某些情况下占据主导的一种异性恋视角。而这样的思维定式同样也会延伸到我们对same sex关系的看法,即在一段同性关系中,也存在着控制者和服从者的角色分配。


 


我并不认为“攻”或“受”和“控制者”或“服从者”是划等号的,但是两组概念基本可以类比。总结起来,我觉得攻受之争的核心就在于我们更认同,或更愿意看到谁在这段关系里占主导,也就是谁是“攻”。


 


其实哪怕抛开性别,只是单纯地讨论两个“人”之间的关系(任何一种关系),这两个“人”在其所处的关系中也不可能是完全平等的(且不论平等的定义有待商榷),因此理论上我们无法,也不应以这两个“人”在这段关系中是否“平等”来判断这段关系是否是一段“好”的关系;“好”与“不好”,只能通过这段关系是否平衡来判断(诚然“好”的关系不一定在道德上就是“对”的)。那么怎么样才算是“好”的平衡呢?直观来说就是“阴阳”,即此强彼弱,此弱彼强,良性互补。需要强调的是,此处的互补指的是两个“人”在其所处关系中抽象控制力的大小,不是具体的性格之类的互补。


 


说回肖根。我对肖根关系一直以来非常赞赏的一点就是两人关系的平衡,这个无关性别,因为这种平衡本来就和性别没有关系。事实上,我觉得编剧在塑造Shaw和Root这两个人物的时候也有一定程度上弱化两人的性别特征,对宅四也是一样的,而这非常难得。其实我们讲所谓平等,核心戒律就是“人”,男或女都是附加在“人”之前的定语,并不说明“人”的本质,更不是“人”本身。但是一般我们还是更习惯于用前述的异性恋视角看问题,加上人都喜欢甚至希望处于控制者的角色,所以尽管大家并没有想那么多(原本也不是什么上纲上线的问题),谁是“攻”仍然,或至少还是一个可争议的,甚至有趣的问题。


 


我认为肖根关系是平衡的,整体上不存在谁更“攻”的情况,两个人也都可以算是控制欲爆棚的人,因此攻受在肖根这里仍然算不上科学。但是如果要站队我还是站锤攻,原因也很简单,因为我认为锤攻是编剧和演员的看法,而我选择和剧组站一队。


 


演员的看法或许还不够“权威”,毕竟AA太迷SS,而自己又是一个软妹,所以AA的攻受论可能还受到一些她主观愿望上的影响(这话怎么感觉略污……),但编剧的看法肯定是够“权威”了,因为剧本就是编剧写的,演员也是照着剧本演,我们看到的poi里的肖根理论上应该就是编剧希望我们看到的肖根。


 


那么原剧里有什么暗示呢?(这种自问自答真是好白痴)我觉得最明显,也是最让我不得不觉得编剧站锤攻的,就是根总扎锤锤然后反被掐脖的那一段。


 


关于掐脖子的问题,心理学上是有说法的,即这是一个充满控制力暗示的动作。脖子是人身体上非常脆弱又非常重要的部分,它支撑着人最重要的一颗头,连接着人的主体躯干,承上启下,中间还有咽喉;从脖子下刀可以轻松割到大动脉,而这是唯一一个从外部就能接触到动脉的地方,因为动脉主要都在人身体的最内部,而断了动脉人就必死无疑。所以说,脖子这个部位比较特别,被控制住脖子人比较容易丧失抵抗能力,加上这个动作往往和谋杀、死亡、窒息等联系起来,因此掐脖子就变成了一个代表控制力的动作。(知道吸血鬼为什么喜欢啃脖子了吧)


 


现在我们来回忆一下剧中的场景:腹黑根一针扎在正直锤的脖子上,发现被耍的锤锤反身果断地掐住根总的脖子,咬牙切齿地说要了结了根总,根总一手握住锤锤还用力掐着自己脖子的手,一脸耻度爆表的turn on模样,娇喘着说你可以随便了结我;光是这个画面,要我相信编剧站根攻就挺困难的。(这张截图我一下找不到,不过我相信各位对这个场景应该都非常熟悉,所以没图就没图吧)


 


不仅仅是画面,试想一下,假如阿根扎的是四叔(宅总太弱没力气掐人脖子),而四叔回身掐脖,且不论他有没有可能碰到阿根的脖子,即便掐上了,阿根也肯定反手一个电击。根总作为一个无比腹黑不会吃亏又控制欲爆棚的人,怎么可能会轻易让出自己脆弱的脖子让人掐还不反抗还一脸享受?除了根总就是特别喜欢这种感觉我也想不出其他的原因了。


 


那这到底是一种什么感觉呢?根据前述的掐脖子心理学,显然这应该是一种被控制的感觉,specifically是被大锤有力地控制住的感觉,而根总一脸湿透的表情已经说明了一切。


 


所以吧,不管根总外在再怎么符合攻的条件,至少面对锤锤她也只能是个诱受,因为根总就是喜欢被锤子攻啊!反正按照编剧的意思应该就是这样,加上AA自己主观愿望的加成,我觉得要站攻受也只能是锤攻。


 


画风精分地逼逼了半天,其实攻受本身并不重要,即便编剧站锤攻也不意味着迷妹们都必须站锤攻,只要大家不要搞分裂就好。但是!根据我对编剧站队的分析,第五季的船戏绝对是锤攻没跑。


 


再补充一点,如果不讲床上的攻受,根总确实是肖根关系发展的主导者(毕竟是根总先看上了大锤并率先调戏之,大锤又是个二轴几乎不主动),但是某种意义上来说,正因为大锤是个二轴,使她变成了这段关系中真正的主导者。根总所有为两人关系发展所付出的努力的最终成效和两人关系的真正质变都还是取决于锤锤;只有锤锤这边的节奏跟上了,肖根关系才会再上一个台阶。或者也可以这么理解:最先动心的总是最被动的。(这句话不知为何好泪目…>_<…)




看完这篇乱写,大家应该可以看出po猪的中心思想只有一个:我要看剧啊~~~~(被论文折磨到抓狂的尔康鼻孔 .JPG)



评论

热度(102)

  1. ZackGRIMES 转载了此文字